网站首页 > 药物减肥> 文章内容

全球最大医院”该减肥塑身了

※发布时间:2017-8-8 11:51:42   ※发布作者:habao   ※出自何处: 

  最近,拥有7000张床位,被称为“全球最大医院”的郑大一附院,因公布2014 年营收情况而引来高度关注,甚至诸多非议。这家公立甲等医院在2014年实现营收75.21亿元,而有评论说,在这一喜人数字的背后是患者付出的高昂医药费。

  一般来说,在医疗服务高贵而稀缺的时候,医院的日子太红火,则意味着病患的日子不好过。这也就不难理解,为什么有河南本地戏言,郑大一附院75 亿的营收让河南人“肝儿疼”。短短6年,郑大一附院的营收额从6亿元增长至75亿元。这固然是经济意义上的“诚实劳动经营”,但于公共利益最大化的制度设计来说,是“赚”是“亏”,恐怕还难以。

  这样的担心,其实可以化为最简单的疑问:郑大一附院凭什么“异军突起”?如果这个问题的答案对应着河南本地凶猛的病情、抑或是当事医院超常的禀赋要素,这也无话可说。但这么一家宝贵的三甲医院,因资源与政策优势而产生虹吸效应,进而“”来层次不分、对象不等的各级医疗市场,这究竟是当地的幸或不幸?就像业界说破的,“拥有河南最牛的一批专家团队和医疗设备,不去攻克研究疑难杂症,却大病小病都治,连简单的头疼发烧都治。”这也就无怪乎有网站直接称其为“全世界最大的乡镇卫生院”。或许这并不是玩笑,譬如有人质疑郑大一附院身为河南唯一一家集教、研、临床等为一体的综合性三甲医院,3年时间仅有一项重大科研突破。

  “全球最大医院”,于看病贵、看病难来说,意味着什么呢?一则,医院吸聚各种资源,医疗卫生的均衡就成了一句空话。结果,医疗领域的马太效应,必然放大着患者对基层卫生服务机构的不信任感。旨在纾解医卫症结的分级诊疗等创见,就成了无本之木无源之水。大医院再温馨、再贴心,对于基层患者来说,必然意味着医药开支之外,还要承担巨大的附加成本。二则,在新医改的版图上,公立大医院应该有公益大担当。譬如国务院发布《关于城市公立医院综合试点的指导意见》提出,到2017年,城市公立医院综合试点全面推开,医药费用不合理增长得到有效控制,总体上个人卫生支出占卫生总费用的比例降低到30%以下。换句话说,“控费”是公立医院的总方向,这个时候,6亿元到75 亿元的飞速跳跃,算不算逆方向而走?此外,从培育多元市场主体、解决多层次医卫需求的趋势来看,医院过于庞大,必然挤压民营等医疗机构的空间。

  我们固然要看到郑大一附院的付出与努力,但是,医院患上“巨人症”,这终究不是新医改之福、更不是公共利益之福。无论是当地医院“太少”、还是当事医院“太强”,都对应着公共投入与资源配置的BUG。对于经济欠发达地区来说,“超级医院”魅影频现,更是撕裂社会公平的“剪刀手”。也许,“全球最大医院”是该减肥塑身了。

  推荐:

  

关键词:专业减肥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