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> 减肥趣闻> 文章内容

趣闻:两千年前 古代夫妻的枕边情话

※发布时间:2017/8/12 12:42:28   ※发布作者:habao   ※出自何处: 

  中国的诗歌,从《诗经》开始,而爱情是诗歌的重要组成部分,因此可以说爱情诗、情歌,是从《诗经》开始的。其实,后人的解释和孔子的本意已经有出入了,《诗经》里有的是狂野情歌,丝毫不逊色于当今的“饿狼传说”,这些狂野情歌,大都集中在“郑风”部分,也就是河南民风部分。他们被记录在《诗经》里,年代虽然久远,但仍然散发着青春的气息。

  两千年前的一个美丽的春日,或者说一个夏日,某男子搭乘一辆马车,本来有点没精打采,偶尔转头一看,亮了!当然,亮的不是灯泡,而是一朵似娇艳木槿花的妙人儿、大姑娘。这位姑娘面容姣好,脸色好得像开在篱笆上的木槿花,“颜如舜华”,舜华是啥?就是木槿花。木槿花是当地随时可见的一种小乔木花,边、树丛、篱笆和庭院里随处可见,每朵花只开一天,但花期长达半年甚至大半年,用这个来比喻美人儿,最容易让人理解。

  这姑娘不仅天生丽质,而且穿戴也很得体、贵气,别的不说,满身的佩玉随着马车的颠簸摇晃而发出清脆的撞击声,让人的一颗心也不禁摇曳起来。同车男子便被这玉佩声撞击得失了魂,甚至感觉自己快要飞起来,“将翱将翔”。

  过了好一会儿,他打听到原来同车的是姜家的大姑娘,看来提亲还是比较方便的,心下更喜,不由得大赞:“彼美孟姜,洵美且都。”姜家的大姑娘,又漂亮又贤惠且娴雅。

  这首诗被后来人变复杂了,朱熹骂它是“淫奔之诗”,说是男女搭车私奔。战国的人则认为这是郑国的公子忽不跟齐国攀亲家。公子忽是一代英杰,曾经为齐国立过功,齐国想把公主嫁给他,但他说“齐大非偶”,了。郑国人对他不与大国联姻,致使郑国失去军事而心生不满,因此写了这首歌,他喜欢车上的人。其实,公子忽是个聪明人,他与齐国结亲,避免了杀身之祸,后来,鲁国国君娶了齐国公主,不仅戴绿帽子,而且还丢了性命。

  这些解释正确与否,难以确定,不过从今天的眼光来看,男子对同车的一见钟情,其奔放的爱情观不输当今社会。

  男子对中意女子如此直白,女子对男子呢,则多了一份戏谑,一份娇嗔。有一首名为《褰裳》的诗,说的是春秋时代的溱水一带,有个帅哥,为了去见女朋友,既不坐船,也不过桥,卷起裤脚直接渡河,终于见到了心上人。

  他的心上人见到男朋友那副狼狈模样估计卷起裤脚过河,又行得匆忙,因此浑身是泥水,便调笑他:你这傻小子,想我了吧,除了想我,你还能想谁?瞧你这傻小子。“子不我思,岂无他人?狂童之狂也且。”

  那时候的女子,骂心上人,都叫“狂童”,有位女子因为和男朋友闹别扭,双方不搭话。女方不开口,男方也不敢开口,女方气恼,于是骂对方:你这浑小子,故意不跟本姑娘讲话,因为你的这个态度,害得本姑娘连吃饭都没心思。“彼狡童兮,不与我言兮。维子之故,使我不能餐兮。”《诗大序》则解释为郑昭公任用谄臣,疏远贤臣,“狡童”就是郑昭公。这种解释没法证明对错,但把贤臣写成恋爱中的女子,那种扭捏的语气,似乎有点别扭吧。

  每年的三月三,是个热闹的节日,对于郑国的青年男女而言,则是一年一度的情人节,河南一带有溱水和洧水,春来水波荡漾,河水哗啦啦地流淌,比河水更欢乐的是人群,在妩媚的春光里,成群的男女游乐、欢聚,并寻找着自己的意中人,或者与意中人约好来。这是属于青年男女的爱情天地,“溱与洧洧,方涣涣兮”。这个氛围有点像现在一首叫《一江水》的歌中唱到的那样:“风雨带走黑夜,青草滴露水,大家一起来称赞,生活多么美。”

  不过,有位男子没有找到意中人,手里拿着兰花,不知送给谁,他不免惆怅,真是“姑娘人人有伙伴,谁和我相偎”。然而正当他打算转身回去之际,又来了一位姑娘,姑娘问他:“帅哥,跟我去河边看看去吧。”(女曰“观乎?”)帅哥叹气:“去过啦,没啥意思。”(士曰“既且。”)姑娘说:“再去吧,就算是给我个面子,再去看看。”(“且往观乎!”)这姑娘分明是看上小伙了。小伙子也终于明白过来了,立即说:“中。”二人于是携手再度返回河边。

  找到了意中人的小伙子此时觉得神清气爽,觉得河边的景色格外美丽,不由赞美道,你瞧瞧,这溱水和洧水的河畔,场地多宽阔,大家多欢畅。(“洧之外,洵訏且乐。”)

  于是,两千多年前那群充满青春气息的男女们,在春水荡漾的河畔,互相赠送兰草芍药,许下爱的誓言。

  推荐:

  

关键词:枕边趣闻